?? 足彩计算器胜平负算器:吕雉为啥嫁了刘邦? - 中国胜平负竞彩网

吕雉为啥嫁了刘邦?

吕雉嫁刘邦前,吕家根本不是什么豪门大族,在刘邦活动了十几年的沛县也毫无根基。

单父人吕公善沛令,避仇从之客,因家沛焉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吕家原籍单父,在单父惹了仇家,又斗不过仇家,只好跑到沛县来避上一避。之所以来到沛县,纯是因为吕公跟沛县县令交好。

沛县县令为什么跟吕公交好呢?是因为吕公和沛县县令地位相当吗?并不是,是因为沛县县令对吕家有所图,所图者是吕公的女儿吕雉。

(吕媪曰):“公始常欲奇此女,与贵人,沛令善公,求之不与……”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沛县县令曾欲娶吕雉,但吕公没同意。

我们现在已经不知道,沛县县令是在什么时候提出娶吕雉的,是吕公举家迁往沛县之前,还是吕公迁居沛县之初,但不管是什么时间点,都不影响我们对吕公和沛县县令交好原因的推测,即沛县县令对吕家有所图,吕公又希望能借沛县县令的帮助以躲避仇家。

除了沛县县令曾欲娶吕雉之外,吕媪的话还透露了另两个重要信息,即吕公想靠吕雉攀附权贵,沛县县令已是吕家所能攀附的极限了。

一个最高能接触到县令这一阶层的家族,怎么可能是豪门大族?

我们刚刚提到,沛县县令欲娶吕雉,但吕公不肯。

既然沛县县令已是吕家所能接触到的最为权贵者,为什么吕公还不肯把吕雉嫁给沛县县令呢?

因为吕公心高,且沛县县令为人和能力都不行。

刘邦为何能不费一兵一卒便挺进沛县县城?还不是因为沛县县令是草包?

(沛令)乃令樊哙召刘季。刘季之众已数十百人矣。于是樊哙从刘季来。沛令后悔,恐其有变,乃闭城城守,欲诛萧、曹。萧、曹恐。逾城保刘季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原本,沛县县令要举反旗响应陈胜,萧何、曹参等人也站在沛县县令的角度,为沛县县令出谋划策,让沛县县令召集刘邦这样的流亡之人回沛县辅佐沛县县令。

结果刘邦匆匆赶回沛县城外的时候,沛县县令又害怕刘邦鸠占鹊巢,反悔了,并且要诛杀萧何、曹参等人,萧何、曹参等举荐过刘邦的官吏只好逃出城来,坚定地站在刘邦一侧。

是沛县县令的恐惧和不自信,把萧何、曹参乃至拥有近百名壮士的刘邦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,这事说明,沛县县令的谋略、胆略、胸襟都不行。

不单如此,沛县县令还贪财。

沛中豪杰吏闻令有重客,皆往贺。萧何为主吏,主进,令诸大夫曰:“进不满千钱,坐之堂下。”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吕公一家迁居沛县,沛县的豪杰、豪吏都听闻之后,都去吕家恭祝吕公乔迁。

沛县的豪杰和豪吏与吕公素不相识,吕公又不是张良那样拥有“五世相韩”身世的旧贵族,所以沛县的豪杰和豪吏一定不是冲着吕公去的,他们其实是冲着沛县县令去的,他们名义上是恭贺吕公乔迁,实际上是借此机会“孝敬”沛县县令的。

沛县县令也不含糊,直接任命主吏椽萧何主持收贺钱的工作。但凡贺钱不足一千钱的,都只能坐到堂下,只有贺钱达到一千的,才能坐到堂上,跟沛县县令的好朋友面对面交流。

作为沛县县令好朋友的吕公,不过是沛县县令敛财的一个道具罢了。能把朋友当作敛财道具的,不是贪财的平庸之辈,又是什么呢?

或许正因为自己被沛县县令当作敛财的道具,吕公不仅不同意把吕雉嫁给沛县县令,还通过把吕雉嫁给刘邦来疏远沛县县令。

即便吕公要疏远沛县县令,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刘邦来做女婿,而不是其他人呢?

因为吕公看出刘邦的不普通了。

据记载,吕公喜好给人相面,或许吕公曾以相面为生,或许相面是吕公的业余爱好,总之,吕公生平曾给很多人相过面,但因吕公接触的阶层比较低,所以吕公从未见过比刘季更好的面相。

吕公曰:“臣少好相人,相人多矣,无如季相……”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这段记载表明,至少刘邦在相貌上,给吕公以吉大的震撼。除了相貌,刘邦的胆识、衣着、气度也一定深深地震慑了吕公。

高祖为人,隆准而龙颜,美须髯,左股有七十二黑子。仁而爱人,喜施,意豁如也。常有大度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这是司马迁对刘邦相貌、为人的记载。

这段记载表明,刘邦五官立体且爱打扮,为人仁义,喜欢布施,心胸豁达,常常成大事者才有的气度。

吕公见刘邦的第一面,也被刘邦给震撼了。

(刘邦)谒入,吕公大惊,起,迎之门。吕公者,好相人,见高祖状貌,因重敬之,引入坐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吕公初始为刘邦的“一万贺钱”惊到,后被刘邦的衣着样貌、举手投足、气质气度所震撼,因而把刘邦引入上座。

主持收贺钱的萧何还以为吕公是看在“一万贺钱”的份上,才敬重刘邦的呢,于是赶紧出来替刘邦打圆场。

萧何曰:“刘季固多大言,少成事。”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萧何的意思很明确,刘邦就是在说大话,并不会真掏一万贺钱出来的。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萧何是在为刘邦打圆场,但吕公却认为,能让一县主吏椽主动帮着打圆场的人,一定拥有非凡的能量,所以吕公便对刘邦倍加留心。

其实,当时前无送贺钱的豪杰和豪吏,都跟萧何一样,知道刘邦并不会出一万贺钱,但却没有一个站出来揭刘邦的底,而刘邦又大言不惭地坐到上座上去,侮辱了在场的所有豪杰和豪吏,但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刘邦坐到上座的。

高祖因狎侮诸客,遂坐上坐,无所诎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这样奇怪的事情,不能不让吕公犯起思量。

沛县的豪杰和豪吏明显是冲着沛县县令的面子来的,而刘邦又通过不带贺钱的方式撅了沛县县令的面子,并且狎侮了沛县所有豪杰和豪吏的脸面,但竟然没有一个沛县的豪杰或豪吏站出来指摘刘邦。

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,刘邦是沛县的无冕之王,是无人敢惹的地头蛇,是沛县的一股强大的暗流。

一个相貌 、气度俱佳的无冕之王,不是比沛县县令都要强的“贵人”吗?就算刘邦一辈子都只是一无冕之王,也能比沛县县令更能?;に兰业闹苋?,所以吕公才迫不及待地想把吕雉嫁给刘邦。

臣有息女,愿为季箕帚妾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吕公说得很诚恳,我不管你刘邦是否婚娶,如果你刘邦尚未婚配,那是我吕家的幸运,吕雉可以做妻,如果你刘邦已经娶妻生子,我的女儿吕雉可以做妾,可以做操持家务的妾。

刘邦其人,本就好色,对于主动送上门的女人,岂有拒绝之理?

吕公说到做到,吕雉嫁给刘邦之后,尽自己所能地让刘邦活得更舒坦。

吕后与两子居田中耨,有一老父过请饮,吕后因餔之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这时候的吕后,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且刘盈当在三岁以下甚至尚在襁褓中,吕雉就带着两个孩子在田地里除草了。

吕后带着两个孩子除草的时候,刘邦在做什么呢?

老父已去,高祖适从旁舍来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刘邦正在邻居家。刘邦为什么会在邻居家呢?按照司马迁的记载,刘邦年轻的时候“不事家人生产作业”,但做了亭长之后就“常告归之田”,吕后除草时,刘邦应当也是以回家干农活为理由请了假,但刘邦请假之后,并没有从亭长办公室直接到田地里,也没先回家,而是去了邻居家,这不奇怪吗?所以,我推测,刘邦去的邻居家,不是一般的邻居家,而是刘邦“外妇”曹氏的家,曹氏是刘邦长子刘肥的生母,史书对其身份的记载是刘邦的“外妇”,“外妇”即养在外面的女人,类似《水浒传》中被宋江养在别院的阎婆惜。就是说,刘邦请假回家之后,先去跟曹氏见了一面,聊聊天,谈谈耕地除草的相关技术操作,而后才奔赴自家田地,准备除草。这说明,即便娶了吕雉,刘邦也不改本性。

及壮,试为吏,为泗水亭长……好酒及色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吕雉也只能任由刘邦继续好酒和好色,并不以刘邦的好酒和好色为意,在刘邦从邻居家来到田地的时候,吕雉变兴冲冲地告诉刘邦,刚刚有个相面的,说我们母子将来都会发达的。

吕后具言客有过,相我子母皆大贵。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吕后的意思很明确,我吕雉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。

哪想到,刘邦追上会相面的老父,老父却当着刘邦的面指出,吕后之所以会发达,虽是因为刘盈,但刘盈的发达是因为刘邦,所以吕后的发达还是因为刘邦。

老父曰:“乡者夫人、婴儿皆似君,君相贵不可言。”

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

吕后本以为,可以通过老父的相面在刘邦面前邀个功,把外面那些女人给比下去,结果什么也没邀到。

多年以后,刘邦崩逝,吕后掌权,再也不需用邀功的方式来跟其他女人争宠,于是便把昔日的竞争对手全部圈进,想必被吕后圈进的,也包括曹氏吧。

及高祖崩,吕后夷戚氏,诛赵王,而高祖珀宫唯独无宠疏远者得无恙。高祖崩,诸御幸姬戚夫人之属,吕太后怒,皆幽之,不得出宫。

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

参考资料:《史记·高祖本纪》、《史记·吕太后本纪》、《史记·齐悼惠王世家》、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、《史记·萧相国世家》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、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b8sd4Z23QRr6n2w1DpWC0yN9FPUfiazd2eaibx9vxlqgUz12PJa3rAh7r81WWhphzYLDVB4eDvXU4tgg7FUPD5QA/0.jpeg
我要收藏
赞一个
踩一下
分享到
相关推荐
精选文章
?
分享
评论
中国胜平负竞彩网